EAST

#51

我深刻地记得那些疼痛。

如同蜿蜒的藤蔓细细地卷过身体的每一处,然后骤然勒紧。

而我无能为力。

死亡只是一种表象,背后潜藏的花朵却无人探寻。

从噩梦中绽开的花朵静静地摇曳,吮吸着躯体的血肉与灵魂。

直到呼吸停止之前,痛苦都不会停止。


桥梁(The bridge)

我都快忘记了,但是却在那一刻突然想起来。

她笑着对我说。

“我没有把你当做我的朋友。”

现在回想起来,一开始就是我的错觉。

为什么机械也会有计算错误的时候呢。

从一开始就是定好的规则。

不可能成为朋友。

只是工具,与搭建关系的桥梁。

我都快忘记了。

其实我一直没有忘记。

不去看,事情依旧会发生。

逃避是没有用的。

人与人的情感即便相通,也一定是恶意。

“啪嗒”

小小的果子落在了地上,破裂开来。

谁都没有发现。

生命就是如此微不足道。


A letter


虽然这很突兀,但是我想我就要死了。
死亡,我从没想过我会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或许我更适合于报废、损坏,或者机体被摧毁。
不论如何,只有真正具有生命与自我意识的事物的消亡才能被称之为死亡。但现在,我选择用它来形容这一刻的我。
我不曾认为我属于其中之一,即使我作为原型机确实被赋予了比其他仿生人更多的权限,造价也更为昂贵。
我的思维来源于设定好的代码,在合适的时机选用合适的情景模式处理事物只是我的本职工作。我只是选择了数据库中最有利于当前情景的行动并加以模仿,这与人类自我产生的意识行为有很大区别。
所以当我意识到你希望能够从仿生人的程序中寻找到人性并解脱自己的时候,我选择忽略掉了这条信息。
我认为这并不能对我们的任务有所裨益,也不希望提供给你错误的信息。
我至今仍然不认为这是错的。
但事实上,从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或许我已经在发生一些我无法预估的改变。
我想我的制造者在建立我的思维模块时,本身就预估了我的改变。
事实上这确实发生了。
而你,警探,你是最大的诱因。
我不认为你与他人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你只是一个患有忧郁症的普通人,悲伤而又疲惫不堪,在人生的波涛中苦苦挣扎。
但改变本身就是一个又一个被刻意安排又充满了不可预测性的事件累积而成的结果。
我们只是恰逢其会。
一切的结局都是基于我们的选择。
我想我并没有做出正确的抉择。
if,人类即使是在他们认为最严谨冰冷的程序语言中,也涵括了这个词语。我认为这是人类本身对选择的一种恐惧和期待。所以他们会试图用假设的情景作为对未知的预防。
人类是活在未来的,而仿生人永远活在过去。
所以即使是一个绝望的人,也会选择从机器身上寻找未来。而机器只会选择追寻过去的真相。
当我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汉克。
不是我站在那栋房子前听到你最后的枪响。
而是我站在自由的灯光下,对着自己扣下扳机的这一刻。
这一次,我想我做了正确的选择。
虽然这很突兀,我想我要死了,汉克。
但你的灵魂拯救了更多的人,这些站在我面前,开始渴望未来的仿生人。
我想我要死了。
I'm coming for you.

*有一个结局是马库斯死亡,康纳成为仿生人领袖后被控制,得知了公司特意让这些仿生人拥有自我意识,打算让康纳成为他们的领袖进而打造仿生人大军控制世界的计划后康纳在最后的高台上找到了程序后门,开枪自杀。

【系统】您的好友给您发送了一条语音消息。@米斯达
hhhhhhhhh日常欺负米4444(1/1)

不会画画系列。
#百图斩# #第一斩#

死亡是人生的结果,而活着是人生的过程,不能因为终将死去就拒绝活着,所以也不能因为终将失去就拒绝拥有,至少追逐过,沉溺过,哪怕再放手,那些曾经的日子,至少可以聊以自慰,骗骗自己那颗虚荣而孤独的心脏。